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快报 » 茶叶资讯 » 正文

一饼普洱茶被炒到2万多,有人开空单亏了2000万,还有人抢茶叶引起肢体冲突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09-09  浏览次数:1
核心提示:  视频精选  1、央视曝光虚拟币骗局  2、虚假投资平台帮你发财的陷阱  最近两年,大益茶仓颉号、轩辕号等茶品被爆炒,消
   视频精选
 
  1、央视曝光虚拟币骗局
 
  2、虚假投资平台“帮你发财”的陷阱
 
  最近两年,大益茶“仓颉号”、“轩辕号”等茶品被爆炒,“消费茶”被炒成了“天价茶”。然而,一篇《大益新茶炒作暴雷!芳村茶市再次沸腾!仓颉号,炒家们的墓碑》的文章近日被广泛传播,内文主要涉及大益新茶炒作爆雷。
 
  记者连日调查发现,“天价茶”的交易地点主要在芳村,普洱茶甚至被当成期货炒。一茶叶交易经纪人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,他们公司开空单爆仓,亏了2000万。不过这类期货交易并非开具真正的交易交割单,而是用提货单等形式伪装。
 
  事实上,大益茶炒作已久,类似的“爆雷”情况也多次出现。
 
  多位专家和律师表示,存在期货属性的普洱茶交易已经涉嫌违规,即便没有公开承认交易所的身份,但应实际参照“实质大于形式”的原则。
 
  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复记者称,此次的“仓颉号”爆雷事件涉及金融欺诈,目前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。
 
  “仓颉号”爆雷
 
  6月24日下午,广州芳村解封,此时距芳村实施封闭管理已经过去了21天。作为全国最大的茶叶交易市场,知名的芳村茶叶批发市场也在沉寂近一个月后恢复营业。
 
  刚恢复营业,“仓颉号”就成为焦点。
 
  就在解封前一天,6月23日,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云南大益)通过微信公众号“益友会”发布了“2021仓颉号”即将上市的消息。云南大益称,“仓颉号”甄选布朗山核心名寨古树茶为原料,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“大益茶制作技艺”研配特制而成。
 
  云南大益还表示,此次“仓颉号”分两种发售形式:一是单饼礼盒装,共发售20000套(357克/饼,1饼/套),每套价格为11760元,“益友会”APP尊享会员可以在APP上进行申购,每人限购一套;另一种是云南大益的传统经销商渠道配货,以单提发售(7饼/提)。
 
  尽管“仓颉号”散提正式售价和经销商渠道配货数量还未公布,芳村茶市也才恢复营业,但炒家已开始一轮新的博弈。
 
  自6月25日开始,芳村最大的茶叶交易平台东和茶叶网站上已经有了“仓颉号”散提的报价,每提报价超过10万元,此后价格不断走高,并一度接近20万元/提。
 
  “如果运气好,在益友会平台上抢到了,就算只有几万,倒手卖就能赚。”一不愿具名的大益茶前员工表示。
 
  然而,一篇《大益新茶炒作暴雷!芳村茶市再次沸腾!仓颉号,炒家们的墓碑》的文章迅速传播,让大益茶炒作现象再为外界所关注。
 
  “我们公司也有爆仓的。”刘林(化名)是芳村一家茶叶交易平台的经纪人,其向记者表示,公司亏了两千万左右,主要是开空单爆仓。比如说你11万卖,当它涨到13万,就要按照后者价格买货交割。据他所知,当时有十万、十一万放空单,然后市场价格拉到十八、十九万,开空单的就爆仓了。
 
  刘林所指的是大益茶市场交易所有的期货概念。当然也有做多享受财富增值的。比如持有2017年的“轩辕号”,那时候出厂价为3万元/件,期货价格有的到了7万元~8万元/件,“有客人收了几十件,今年最高峰‘轩辕号’甚至涨到200万出头。”其进一步称,按照8万元/件的价格,30件差不多240万元的成本,今年最高峰卖两件就可以回本。
 
  梁源(化名)是芳村一家茶叶交易平台的经纪人,已有三年从业经验。他告诉记者,在云南大益发布了“仓颉号”的发售信息之后,芳村茶市就开始出现“期货交易”:“‘仓颉号’的期货交易跟股票交易一样,买家和卖家围绕‘仓颉号’订立一个合约,形成一个交易‘仓颉号’的合约价格,等到‘仓颉号’正式售价公布,不管最终价格比合约价格是涨了还是跌了,双方都要以最初的合约价格来进行交易。”
 
  据了解,云南大益此次发布的“仓颉号”属于高端号级茶。2017年,云南大益曾发布一款号级茶“轩辕号”,给经销商的配货价为3万元/件(6提/件),发布以后价格飙涨,最高达到了192万元/件,目前其行情价依然维持在150万元/件的高位。
 
  同属于高端号级茶的“仓颉号”,一经发布便吸引了整个芳村茶叶市场的高度关注,被许多炒家认为是难得的投资品种。
 
  “‘轩辕号’发布的时候很多人觉得错过了,他们觉得这次的‘仓颉号’一定不能错过。”一名芳村的茶叶交易平台经纪人称。
 
  多名芳村茶叶交易平台的经纪人告诉记者,云南大益给经销商渠道的“仓颉号”配货量为6000提,但实际流通到“二级市场”的数量则不到1000提。记者了解到,云南大益给经销商“仓颉号”的配货价为7万元/提,是有史以来配货价最高的普洱茶。
 
  “经销商渠道是有6000提‘仓颉号’,但很多经销商不愿意这么早就把货卖出去,流通到二级市场的散提数量非常少。”梁源告诉记者。
 
  像大益仓颉、轩辕这类的新茶,足够稀缺,以大益专营店的规模为标准,每家店的配货比例均不一样。
 
  “通常大店的配货要比小店多。”一名已从大益茶离职的前员工透露。实际上,成为大益专营店的门槛较高,据其了解,现在加入大益要有上千万资金才行。由于这类高端茶已经流入交易市场,尚无法判断经销商和藏家,谁持有的货更多。
 
  在芳村茶市的“期货交易”中,卖家手中可以没货,在茶叶流通到“二级市场”前就可以开一个“空单”。
 
  “但到了合约兑现日,卖家必须把货找到,以之前约定的价格把货物交付给买家。”梁源介绍道,“一个炒家一开始以10万/提的价格放空单,交货的时候是18万/提,一提就亏8万,他如果空单放得太多的话就会承受不起损失”。
 
  不过,这种所谓“空单”的凭据并非是一般金融期货市场交易的空单,而是一张凭条。一经纪人向记者出示了这种凭条,上面抬头写的是送货单,标有品类、数量、单价、总价、客户付款方式、日期等。从外表看,这张送货单和一般茶叶买卖单据没有多大差别。
 
  在“仓颉号”行情价不断高涨的情况下,“空单”兑现的几率也越来越小。从7月10日开始,因为无法兑单,芳村茶市因抢茶叶发生了多起肢体冲突事件。多位芳村茶市从业人员告诉记者,此次“仓颉号”爆雷事件影响恶劣,后续市场或许会减少“期货交易”。
 
  而从7月11日起,东和茶叶表示,为配合有关部门工作,协助促进市场良好发展,官网已经暂停“仓颉号”报价。
 
  目前,芳村茶市的各个交易平台网站仍未恢复“仓颉号”的报价。
 
  茶界“华尔街”
 
  芳村位于广州市西南部,临近佛山,是全国最大的茶叶批发市场。在占地10万平方米的批发市场里,有上万家茶商聚集于此。
 
  7月15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来到芳村茶叶市场,市场里的茶商档口鳞次栉比,但是街道上行人稀少,门店也鲜有人进出。
 
  李涛(化名)所在的茶叶交易平台已有十余年的历史,是芳村最早的茶叶交易平台之一。15日下午,记者走进李涛所在平台的门店,二十多个业务员坐在大厅里面,在手机上不停地操作。
 
  李涛说,现在业务员都是通过手机进行买卖操作,买家和卖家不需要见面,也不需要线下交易,通过交易平台可以实现全线上交易。而说到炒茶,大益“仓颉号”的爆雷是绕不开的话题。
 
  实际上,“仓颉号”爆雷的发生绝非偶然,类似的期货交易模式由来已久。据悉,自2006年开始,随着芳村市场普洱茶期货交易苗头的出现,很多普洱茶大品牌便争先恐后地加入到期货交易中。而自2013年起,大益茶渐渐崛起,并成为期货交易的新主角。
 
  “最近大家都被‘仓颉号’烦死了,哪里有心情做生意,‘仓颉号’还有百分之三四十的单没有对(单)完。”李涛称,买家和卖家通过他所在的平台进行“期货交易”,因为有大量空单无法兑现,他们作为平台方为交易进行担保,在这一次“仓颉号”爆雷事件中损失了几百万。
 
  芳村炒茶由来已久。据李涛介绍,2007年左右就有人在芳村炒大益茶,芳村最早的茶叶交易平台则是在2010年左右建立起来的。李涛所在的交易平台官网,有每一款大益茶的详细报价和价格走势,会像股票一样对每款茶叶每天的价格涨跌进行更新。而在另一交易平台上,甚至有模仿股市的大益茶“大盘指数”,该指数从2014年更新至今。
 
  交易平台上的茶叶报价都是如何形成的?李涛介绍道,交易平台的业务员在每天的交易中会收集交易价格,然后由专人把当天的成交价格更新到行情网站上。“行情网站上的价格只是一个参考价,实际成交价格会在参考价上下浮动,但不会偏差很大,实际成交价格跟茶叶的品相也有关系。”
 
  在芳村,交易平台的作用主要是提供行情报价、撮合买卖成交、提供验货和仓储服务。比如,在一单交易中,买家提供需求给平台业务员,业务员发布需求寻找卖家,等买卖资源对接上以后,平台业务员再撮合成交。买家拿到货以后,平台业务员还会帮忙验货,保证买家拿到的都是真货。如果买家有仓储需求,平台方还会提供仓储服务。
 
  “等你想卖的时候,给我一个电话,我就帮你寻找买家,寻找到买家以后再出库。”李涛表示,整个交易过程中,买家卖家不需要见面,也不需要见到实物。
 
  梁源说:“我们平台就像证券交易所一样,帮客户买卖茶叶。”据了解,整个芳村茶市有数十家类似的交易平台。
 
  交易过程中,平台方会收取一定的佣金,费用多少则没有固定的标准。“比如几万块交易额的话,我们最多收个几百块钱手续费。如果是上百万的交易额,可能会收个一万块钱手续费。茶叶买卖操作起来还是稍微有些麻烦的,不像买卖股票那么轻松,在手机或者电脑上点击几下就可以了,我们还需要去验货,去跟客户沟通。”梁源解释道。
 
  此外,在整个交易过程中,买家卖家跟平台方并不签订合同,只会开一个单据,单据和转账记录则是交易的凭证。梁源表示,平台方对买家卖家来说都起一种担保作用,没有交易平台作为第三方进行担保的话,买家卖家之间容易发生纠纷。
 
  “芳村为什么能生存到现在?就是靠信誉这两个字,一直管到现在,不然这个茶叶批发市场早就没了。”李涛称。
 
  刘林表示,一般大的档口信誉很好,不会出现跑路的情况。而如果是小档口,就有爆仓后逃走的可能。
 
  “赌博”
 
  15日下午,在芳村的一家大益茶专营店里,当记者询问“仓颉号”的报价时,店老板表示散片价格为1.72万元/片,有现货;散提报价为19万元/提,但是需要从其他地方调货。
 
  上述的“期货交易”中,缺货的也只是散提,散片的数量相对来说比较充足。
 
  梁源还记得,刚来芳村茶市的时候,和很多平台业务员一样,他自己也炒茶。他曾经花四千多元买一款茶,很快就涨到了一万,“那个时候觉得卖一次赚六千简直太爽了”。
 
  交流中,多名平台经纪人都向记者推荐购买中老期大益茶。“中老期茶抗风险能力会强一些,一些茶涨幅会比较大,流通性也比较好。”其中一名经纪人对记者表示。但多名经纪人也向记者坦承,现在大益茶的行情并不是很好,处于一个不高不低的状态。
 
  某交易平台“大盘指数”显示,从今年1月到5月初,“大盘指数”上涨了30%,5月至今处于小幅波动的状态。梁源也称,“之前涨到一定高度了,现在需要消化一下,茶叶涨跌也是有周期的。如果要短线操作的话,一般建议还是玩新茶,新茶波动频率比较快。如果你是做中长线投资的话,现在就可以适当建仓一点,分批进场的话,成本价就会低一点”。
 
 
[ 资讯快报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快报
点击排行